-字面意义上的游离态的人。渣画画的。
-常驻中洲,沉迷宝钻,拒绝出坑
-在以上基础上随机爬墙
-来玩嘛

 

【Silm-双梅】绽放-1

Maedhros/Maglor,CP向,斜线前后代表攻受

-分级是应该怎么标来着??【……算了不管了【靠

-Lo主不会写文,语文不及格,而且还放飞自我。

-要是不小心雷到诸位看官了请不要跟我友尽好吗x

-私设和个人理解一大堆。

-这篇文章时间点是大梅被从蘑菇那儿救回来没多久刚走出康复期的时候。

-还没写完,然而今天看来是写不完了……拆成几段发。后续的更新看是直接编辑这篇还是另发新的吧………………

 =========================================

1-

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盛土的瓶子,其中生长着一支半开的红花。梅斯罗斯的书房中原本几乎毫无修饰,仿佛每一块砖都被寒冷而单调的冬天浸透,如今因此多了点明亮跳脱的色彩。

 

“那是Irisse拿过来的,”当红发的精灵向自己的兄弟投去疑问的目光时,正坐在桌前埋首于大堆公文的梅格洛尔抬头回答道,略显疲惫的脸上露出一丝近乎愉快的浅笑:“我敢说她这次来前一定又没有征询过Nolofinwe陛下的许可。她给了我这盆花,说它的颜色和你的头发很像……噢,她还叫我代她向你问好。”

 

梅斯罗斯花费了几秒钟将那些如今看来遥不可及的、仍然被双树光芒照耀的日子从记忆的底层翻出来。这花是来自维林诺的品种,他想起来了,但却在中洲的冬季、几乎冻结的土壤中生长、开放。

 

“这……真是难以想象。”他不禁说,“我得另找一个机会向她道谢了。”

 

梅格洛尔看上去想开口接话,但被一阵紧促而有序的脚步声转移了注意力;他们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投向房间中唯一一扇门。稍后,它被吱地一声推开,冷风随之扑进室内。

 

“殿下,来自南方的阿瓦瑞族派来的使者,天黑之前应该就会到达。”来者是梅斯罗斯最信赖的属下之一。在更早的时候他是费诺的,他的说话方式直截了当:“其余的事务都已经安排妥当了,请殿下也尽快做好准备吧。”

 

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更为年长的一个看向站在门口者,微微点头——他迅速换上了利落而威严的口吻,刚刚带着几分轻松的语气消失不见:“知道了。我随后就去。”

 

这名属下听后同样利落地行礼,然后转身合上门离开。紧促的脚步声开始渐远时,梅斯罗斯从箱子中取出了他在节日的盛宴或出席重要会议时穿着的礼服,而梅格洛尔稍后也搁下手中的羽毛笔,从书桌前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接过这件衣服、抖开,披上兄长宽阔却瘦削的肩头。

 

于是梅斯罗斯默许了他的做法。

 

他看着身形比他略小的兄弟为他将每一道叠压的痕迹抚平,然后将制作精巧的衣扣一粒粒扣合,接着扣上领子中央的胸针——这枚出自提里安最出色的工匠之手的造物上点缀着红色的宝石,镶着金色火焰纹与八芒星形的徽记。

 

费诺的次子在这样做时有种特殊的投入和庄重。梅斯罗斯曾经无数次见过对方脸上浮现出类似的神情,多半是在尝试创作新的曲目或者伏案写作时:柔和而坚定、专注而细致,似乎全身心地沉浸其中。

 

这件衣服自离开提里安起就一直被收起来没有再碰过,梅格洛尔是记得的,但却被保管的极其妥善。在整理袖口的时候他又无可避免地碰触到右手的断腕,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徘徊不去的、那些难以言说的情感又猛扑向他,沉甸甸地撞击着心口,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但他依然沉默着完成了最后的工作:取来头冠,简单地梳理了红色的头发,然后将之端正地戴在梅斯罗斯额前。身着盛装的第一名费诺里安目光如炬、身形挺拔,梅格洛尔有那么一阵子仿佛看到了过去提里安城中那名被人们尊敬爱戴的王子。

 

“好了。”最终,他说,并向后退开,打算回到桌前继续完成写到一半的书信。

 

但接下来一股力量拽住他的手臂;毫无防备的黑发精灵险些跌倒——但在失去平衡的刹那他撞进一个结实的怀抱中,随后感到有些温热的呼吸像羽毛般轻落在脸上。

 

“Maitimo?”他下意识地唤着,并伸手去环住对方的脖颈。梅斯罗斯的手掌在梅格洛尔背后游移片刻后,以柔和但难以抗拒的力道扣住他的后腰。

 

然后他们交换了一个短暂而细密的亲吻——不多时,梅格洛尔主动结束了它。“你该去了,Maitimo。”他说,声音很轻。

 

“的确如此。”

 

于是梅斯罗斯取下衣架上的披风披上,转身离开;而他予以目送。

 

眼前的这个人仍然会是被人们尊敬爱戴的王子,并且今后也将一直是。但梅斯罗斯的身上有些东西改变了,梅格洛尔想,而他自己也是,他们所有人都是。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68)
Top

© 游离态E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