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面意义上的游离态的人。渣画画的。
-常驻中洲,沉迷宝钻,拒绝出坑
-在以上基础上随机爬墙
-来玩嘛

 

【Silm-双梅】绽放-2

Maedhros/Maglor,CP向,斜线前后代表攻受

但是这次更新跟双梅完全没有关联

-还有人记得这篇文吗。【没有。

-作者仍然不知道分级该怎么标。

-作者还是不会写文,语文不及格,而且放飞自我。

-而且一更千把个字我都不好意思叫它是文……

-内含大量私设和对角色的个人理解。

-我不会坑了它的。【完全没有底气地说道

前篇看这里:【Silm-双梅】绽放-1

===========================================

2-

梅斯罗斯在诺多族的驻地间穿行。在路上不时有一些士兵或侍从见到他,匆忙地向他行礼致意,而他也微微颔首回应他们。

 

随着天色渐暗,一盏盏灯被陆续点亮,橙红的光芒轻盈地跳动着、从窗户中摇曳而出,映上银灰的营地,也映上诺多族将领的面庞与头发。在某个瞬间,这营地似乎变得过于静谧也过于温暖了;但凛冽的寒风很快就将这些表象毫不留情地吹散。

 

未愈的伤口又叫嚣起来。他皱了皱眉,将左手用力攥紧,仿佛这力量能将伤口上传来的阵阵疼痛压下去。盘踞北方的敌人给梅斯罗斯带来的不只是肉体的伤痛,这些创伤如今并没有根除;在无星无月的黑夜中,他常常会从噩梦中惊醒,下意识地去摸枕边的剑,随后才发觉自己正处于米斯林湖畔诺多族的驻地,身边只有贮存着余烬的壁炉与窗外无休无止的长风。

 

梅斯罗斯告诉自己,现在这些都过去了;他现在正日益恢复并强壮起来。痛苦的遭遇已成为不值得回首的往昔,而他灵魂中的火焰正在变得明亮、更加明亮,它最终会耀眼而辉煌,寒冷与黑暗在其下将永无容身之地。如今乱石与松木经由芬威的子民的双手,在这里化作房屋、化作生活的居所,以后也会在东方那些直面魔苟斯的地带化作坚不可摧的要塞与城墙,训练有素的战士们日夜不休地守卫其上——这将是他们复仇的开始。

 

他在长长的走道上迎面遇到了正准备将一些图纸送往工坊的库路芬,凯勒布理鹏则抱着一捆材料跟在后面。费诺的儿子们目光相接了片刻,彼此点点头算是问好,而年轻的精灵却在小心翼翼地打量他,目光中带些好奇,但更多的似乎是一种惊叹。照明用的灯焰落入少年那近乎透明的灰瞳中,留下了两簇细小火苗的倒影。

“这确实是必要的,”当他们擦肩而过时库路芬却突然开口,声音如同在寂静中陡然敲响的钟。他没有要回头的意思,但是双方都因此收住脚步:“但我仍认为你太勉强自己了,Maitimo。有些事务你完全可以推辞掉,或者交给别人来完成。”

 

梅斯罗斯只重复了他的话。“但这确实是必要的。”

 

库路芬眯起眼睛盯着对方,目光堪称尖锐。费诺的第五子在表达责备与不满时的神情与其本人如出一辙,梅斯罗斯也鲜明地感受到了这一点。但这场对话就此终止了——接着他们重新迈开脚步,去向他们应该去的地方,完成他们该做的事。

 

暮色于不久之后降临在这片辽阔的土地上时,梅斯罗斯在等待的客人终于出现在视力可及处的范围——阿瓦瑞精灵们自远方的矮丘那一端前来,这些中洲的原驻居民不疾不徐地排成长队前行,每一匹马上都挂着提灯,遥遥望去仿佛一条缓慢流淌的光河。在他们背后,夜晚的第一颗星已经爬上了暗色的天际。

 

两名侍从也已经在营地边缘等候了;他们向梅斯罗斯恭敬地行礼,然后将马匹的缰绳递交过去——为梅斯罗斯准备的坐骑是一匹体格健壮的骏马,淡金色的毛发在费诺灯暖白的光芒下显现出绸般缎的光泽。梅斯罗斯拍了拍它的侧颈,又伸手梳理它的鬃毛,如同对待久违的老友,马儿也低声嘶鸣作为回应。随后他翻身跨上马背,这对于他的侍从们而言是一个讯号,于是他们也做了同样的事。


 

沉沉暮霭中,第一家族领袖的头发在夜空中飘摆,如同暗红色的火焰。“走吧!”他朗声道,“别怠慢了我们重要的客人。”

 

 ====未完待续====

 

 


评论(14)
热度(46)
Top

© 游离态E君 | Powered by LOFTER